首页 >> 最新文章

漳浦县漳台农牧专业合作联社调查教材短柄草儋州

发布时间:2019-10-14 17:48:16 来源:每天娱乐网

5月11日,集合了三家养猪合作社、一家企业、一位台湾农民的福建省漳浦县漳台农牧专业合作联社揭牌成立。是什么样的机缘,让一群身份迥异的人走到了一起?相比传统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联社”的优势在哪里?台湾农民的加盟给“联社”带来哪些不同?其发展前景如何?是否具备可复制性?  5月28日上午,漳浦佛昙,大雨。  9时,福建省漳浦县漳台农牧专业合作联社(下简称“联社”)首届养猪技术交流培训会准时召开,“联社”的50余个养猪户代表悉数到场,把小镇酒店的会议室塞得满满当当。  “从某种意义说,与其说我们在养猪,不如说是‘猪’在养我们———是猪带给我们利润、成就我们的事业。”作为当天的主讲,漳州大北农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大北农”)技术人员说,“因此,我们要善待猪,要研究猪的习性及饲养、疾病防控等技术……”  大雨没有浇息听课者的求知热情。许多人把讲课的要点认真地记录在本子上。台湾农民曾金雨坐在会场中间,神情专注。作为组成“联社”的积极倡导者和推动者,与会者的热情让他既欣慰又感慨。  然而,回想起“联社”的成立过程,满怀欣慰、感慨和兴奋之情的,又岂止曾金雨一人?  遭遇困局,催生携手意愿  邓国兴是宏鹏农牧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他的合作社位于漳浦县马坪镇,由17个养猪户组成,共养殖母猪1600头、种猪苗1500头,是当地首家专营生猪养殖、果蔬种植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尽管是当地同类合作社中的老大,但随着事业的发展,他越来越感到,由于成员规模大小不一、素质参差不齐、各自为政,加上技术力量薄弱、抗风险能力差、市场运营能力弱等原因,合作社在市场竞争中还是常处于被动状态。  就在邓国兴为合作社的前景发愁时,曾金雨也在为如何进一步做大自己的种猪场、更好地促进当地的养猪业发展苦苦思索。  曾金雨曾在台湾从事养猪业27年,1998年到漳浦县佛昙镇东坂村兴办猪苗种养殖场。目前他的养殖场投资已达600多万元,养殖母猪600多头、公猪50多头、猪苗2000多头、成品猪2000余头。丰富的种猪养殖经验和先进的生产管理技术,使其成为佛昙乃至周邻乡镇养猪技术改良的领路人。  今年3月,工商人员就发展农民专业合作联社一事到邓国兴和曾金雨的养殖场走访调研时,他们欣喜地发现,工商部门提出的“鼓励包括台湾农民在内的从事与农民专业合作社业务直接有关的生产经营活动的企业(含台商投资企业)、事业单位或者社会团体加入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走资源整合、优势互补、互惠共赢之路”的思路,正好契合了他们的想法。  在领会了何为“合作联社”及其作用后,漳浦县的“建龙猪业”、“天马畜牧”专业合作社及漳州大北农农牧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对组建合作联社表现出了极大兴趣。  5月11日,由台湾农民曾金雨、漳浦县的“宏鹏农牧”、“建龙猪业”、“天马畜牧”专业合作社及“大北农”共同组成、出资总额5595万元的“漳台农牧专业合作联社”正式揭牌成立。据悉,这是大陆首个有台农加盟的农民专业合作联社。  先行先试,破解“升级”瓶颈  “这里有两个突破:一是所使用的‘合作联社’的名称,在国家有关企业名称登记管理中尚未出现过;二是合作联社成员中首次有了台湾农民的身影。”漳州市工商局局长吴子华说,推动成立农民专业合作联社,在市场准入上没有具体法律条文可依,具体操作中没有先例可循。“但是,法律上的审慎并不意味着就要放弃探索和尝试,或者墨守陈规。”  工商部门研究后认为,尽管《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管理条例》中没有相应的规范农民专业合作联社的法律条文,合作联社在注册登记方面缺乏法律依据,但引导成立农民专业合作联社,不管从《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立法目的上、适用法律上分析,还是从农民或合作社自身意愿上分析,都是可行的。  “最关键的一点,发展起来的农民专业合作社也愿意走再联合的道路。当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合作社的成员有了这样的意愿、市场有了这样的需求和呼唤,合作联社的‘出世’也就成为必然。”吴子华说。  鉴于“联社”的重要功能在于组织协调成员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工商部门将其经营范围核定为:组织采购、供应成员所需的生产资料;组织成员依计划开展生产经营活动;组织收购、销售成员生产的产品;引进新技术、新品种,开展技术培训、技术交流和咨询服务。  目前,在当地工商部门的指导下,“联社”已制定了相关管理制度和《章程》,对“联社”的成员及出资、组织机构、财务管理、以及“联社”合并、分立、解散和清算等一系列事宜进行明确。如在成员出资总额确认上规定:合作社和台湾农民用现有的实物投资,企业成员(“大北农”)用拟计划扶助的生产资料实物作为出资,交由联合社记账管理,各出资成员单位认领回用于各生产环节等。  各显神通,发挥联合效应  调查发现,合作联社的成员们各具特色、各怀“绝招”。  漳浦县宏鹏农牧专业合作社,养殖规模大、成员多、有较为雄厚的资金实力。“我们大场能带动一些小场,小场经济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尽力帮忙。”邓国兴表示。  建龙猪业专业合作社具有丰富的营销经验。“‘联社’的猪由我们统一销售,联社所需要的饲料、药品等统一采购。”该社理事长杨建龙介绍,这样做的好处很多:如出货量大,与全国各地市场联系紧密、信息灵通,可一定程度上掌握市场议价权,销售价格有保证;资金回笼快、安全性高。统一采购可减少中间环节,保证货品的渠道正、质量有保障;因进货量大,可以价格更低、享受更好的售后服务。“每出售一头猪,成员缴五元手续费,以保证‘联社’正常运转。”  “大北农”主营动物饲料、药品,有较强的动物疾病防疫技术,是“联社”饲料、药品主要供应者,也是“联社”养殖防病技术的重要保障。  “我在自己的养猪场里建有专门的饲料加工厂,可根据不同大小、体形的猪加工不同类型的饲料,需要哪种微量元素、需要哪种营养成份,我们自己调配。”台湾农民曾金雨对养猪特别种猪养殖技术有很深的造诣,堪称“种猪专家”。同时,他对台湾农会、养猪公会等完善的惠农组织也有很深的研究。入驻漳浦十几年来,曾金雨一直致力于台湾先进养猪技术的应用、推广,为改变当地落后的养殖观念不遗余力的做法,也被当地农户所称道。  “漳台农牧专业合作联社的诞生是瓜熟蒂落的结果。”曾金雨说,“我们‘抱团取暖’,就是要走规模化、集约化、规范化、市场化的经营路子。”  前景乐观,联社应能“复制”  “在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较为充分、成熟之后,进一步规范经营,走再联合、再合作的道路将成为必然。”吴子华认为,发展合作联社、强化其内部运作机制是突破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瓶颈的一个有效途径。  据有关专家分析认为,发展农民专业合作联社,有利于突破单一合作社规模小、经营分散格局,对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增强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实力,进一步发展农产品深加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增加农民收入将起很好作用。有利于促使从事相同或相近业务的农民合作社形成利益共同体,增强市场运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农民专业合作社再联合,可以突破乡村、地区界限,提高农村资源优化配置,有效降低农产品生产和流通成本。此外,农民专业合作社再联合,还将从更大范围规范入社成员和间接成员的农产品生产,促进农产品标准化、规范化、无害化生产,提高农产品安全等。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可以最大限度把上级的‘美意’(如优惠政策、扶农补助等)直达最底层———农民个人,不因中间环节多而使‘政策’效应打折扣,从而使得‘联社’成为沟通联系政府与农民的一个平台和桥梁。”曾金雨认为,“联社”本身不应是一个营利性组织,而是一个服务性组织,其宗旨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当前,虽然政府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给予很多政策优惠,但合作社或合作联社的发展绝不能仅仅依要靠政府扶持,更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力更生,真正创造利润回馈自己的社员。

公司品牌设计

食品包装设计

上海工业设计公司

济南会阴侧切后怎样护理

考研培训

上海治疗梅毒医院哪好?来江城为您专业治疗梅毒

济南准妈妈做四维前要做那些准备

工程洗轮机厂家

桥梁专用钢绞线

华豫之门地址

友情链接